廉政故事

    夺命二十万

    发布时间:2012-5-23 9:37:00 来源: 作者:

    夺命二十万

     

        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上午九时半,佬山监狱的大门口走出了一个刑满释放的瘦长高个男子。在刺骨的寒风里,那个叫林旺的瘦高个手里拎着一点简便的行李,缩了缩瘦肩,也不看看是否有人来接他,见一辆公交巴士过来,便一头跳了上去。

    二个小时后,载着林旺的巴士驰入大佬县城,在一个漂亮的小区旁,林旺下了车,可是刚要跨进小区门口,突然想起自己的家已经不在这个小区内了,便神情沮丧地转身步入小区附近的一条老街,寻了个点心店,进去要了几个菜,还上了瓶黄酒,独自喝开了。

       一杯酒下肚,才觉得缓过神来。

        七年前,林旺案发,他老婆把一套三居室新房卖了,说是用钱活动拯救丈夫林旺。可买房钱折腾光了,林旺还是难逃牢狱之灾,要命的是老婆也回了娘家,并且失了音讯似地不再见他面也不联系。弄得林旺今天出狱后差点无家可归,好在他父母在县城旧小区内给他留了一间老房子,才使他有个窝。

       第二天,林旺寻着妻子联系电话,给妻子打个电话,告诉她:“我出来了,想跟你碰个面。”

       妻子很惊讶,在电话里叫道:“你的刑期不是还有三个月才满吗?”林旺心头忿然,暗说道老子可不是越狱逃出来的,你慌啥!电话那头妻子还算知趣,惊讶过后马上答应了与林旺碰头,不过需林旺前去她娘家找她。

       在大佬县城东街一片破败的旧小区内,林旺找到了妻子娘家屋,听到敲门声后为林旺开门的居然不是妻子,而是满头白发的丈母娘。进屋一看才发现妻子卧病在床,看到林旺进门,妻子满脸放光地挣扎着要坐起来。林旺惊呆了,自己活泼漂亮一向身体很好的妻子怎么弄得瘫在床上呢?几年不见,林旺发现床上瘦弱的妻子,一头乌发换成了灰白,神情也十分地憔悴。

       妻子见了林旺,好像怀有歉意道:“本来,我应该叫小辉或者我妈来接你一下的,可没想到你提前出来了。”

      小辉是妻子和林旺的儿子,这会大学还未毕业。

      林旺听妻子说到儿子,脸上的肌肉突然抽了抽,但马上平静下来道:“不要说了,我问你这是怎么了?”“唉——”妻子长叹一声,便告诉他:“自你入狱后,我的身体就犯病了,到医院跑了几趟也不见效,再说看病化钱很厉害,手头又紧,就拖了下来,想不到这病越拖越严重,我也不敢告诉你,怕你在里面担心。”

        林旺的鼻子有点酸了,他想起卖掉的那套房,忍不住道:“那卖房款不是可以用来看病的吗。”妻子道:“卖房款全为你的事化了。”林旺不由叫道:“你把卖掉房子的几十万全化在我一个人身上?。”

     “没有,剩下三万二千元,我供儿子读书用了。”说着妻子突然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本子给林旺道:“我为你化的钱全记在上面。”

    林旺这次同妻子碰面,竟意外得到了当年妻子为拯救他所化费所有用钱记录,握着这个本子,林旺浑身不是滋味,却又迫不及待地仔细翻阅起来。

      妻子倒也心细,请客送礼,有名有姓,包括后来一些人因最终帮不上忙退的钱和礼都有记录。

      林旺当天化了一整晚的时间研究这个记录本,最终得出结论,当年妻子可能真是慌了神,病急乱投医,流水般化出去的钱,绝大部分是冤枉钱。不过其中一笔钱,倒是化在点上了。这笔钱的数额还不小,正二十万哩。盯着这笔二十万送礼钱,林旺的心头不由一热,暗想妻子当年为救他真是敢作敢为,送人钱财也是够气魄的,还真不枉与她夫妻一场。

      林旺稍一分神,马上又集中精力思考起接受妻子二十万贿赂的这个人的能量来。

      这个人当年便是大佬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刘剑锋,也是林旺一案专案组长。

      林旺仔细掂量着刘剑锋当年任纪委副书记做监察局长的能量,又回想了一遍自个当年案发时情况,感到刘剑锋当年完全有可能做到替人消灾的。

       想到这,林旺心头不由一沉,暗想难道这个刘剑锋当年黑了这二十万不成?林旺坐不住了,他赶紧又去问妻子,确认这二十万真的送给监察局长刘剑锋了?

       妻子回道,当然给他了,还是他司机小潘亲自领我到他家送给他的。后来小潘说就因这二十万使你少判了十年徒刑。“少判十年?”林旺望着满脸真诚的妻子,不由暗骂道:“老子这七年牢房不是白蹲的,就我这案子判了七年还不够吗?还说少判了十年?你们这些王八蛋骗谁去?”

       林旺急火攻心,当下决定,一定要讨回妻子所花冤枉钱,用这二十万去救治妻子的病,还妻子健康和快乐。

       行动主意定下,林旺突然浑身轻松,当晚睡了个好觉,一直到第二天自然醒了才起来。

       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摸底,林旺很快摸清了刘剑锋现在的情况。那刘剑锋如今居然官升一级,从县纪委副书记变成县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了。

       这天傍晚,在刘剑锋家楼下守了三天的林旺,终于堵到了下班回家的刘剑锋。

       “刘书记,您还记得我吗?”

    刘剑锋对突然出现的林旺感到有点陌生,正在想这人是谁?林旺却不等他回话道:“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。七年前您不是经手过一个叫林旺的小科长的违纪违法案子?”

    “哦哟!你是林科长,想起来了,你出来啦!”说着忙伸出手要握林旺的手,可林旺背起手道:“我现在哪是什么林科长,只是一名刑满释放分子。”

    刘剑锋伸手没握到林旺的手,脸上不由露出一点尴尬道:“只要出来就好,出来了就好。”

    “好啥呀,我现在成了穷光蛋一个,咱穷人就顾不上脸面了,再说我妻子的病也等着这笔钱来治病,只好问你刘书记讨回这过日子救命钱啦。”

    林旺不想绕弯子,与刘剑锋点明身份,就开门见山讨要当年妻子送出去的二十万,不料刘剑锋断然否认接受过这二十万,并且一改刚才随和神色,冲林旺厉声道:“二十万?我会收你二十万,,那我要陪你蹲监狱了。”

    刘剑锋不认账,到也在林旺意料之中,所以林旺也不急,临别告诉刘剑锋道: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可我七年牢狱之灾您并未给我消去,这就是您的不地道了。好好,这二十万我也不急着在这两天拿到手,不过我自己的钱,我一定要拿回的,我病床上的妻子还等着用哩。”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。

    林旺回家后等了三天,不见刘剑锋有啥动静,便按照自己的方式,向刘剑锋发起了讨回二十万的攻势。首先他给刘剑锋写了封信,说明他妻子当年行贿送出二十万也是出于无奈,并不想害刘书记,只是想请刘书记高抬贵手救人急难。既然你刘书记坚持原则,那二十万也该连本带利物归原主,就此私下了了啥也没发生。不然的话,咱就把这事抖到台面上来,可别怪我不给您刘书记面子了。信的末尾,林旺还把自己联系电话写了上去以示郑重认真。

    信发出去后第二天,林旺突然接到了县委办公室打来电话,说是刘书记请他到办公室谈话。

    林旺挂了电话,不由得意的想:“瞧,终于沉不住气了。”当下满心欢喜地走进了刘剑锋书记办公室。可进门一看,办公室内除了刘剑锋本人,还有另外二个人一起在等他。这让林旺瞧不明白了。这上不了台面见不得人的私了活难道还要让人知道不成?还是这刘书记又是根本不认账?林旺正摸不着头脑,刘剑锋书记却拍了拍林旺寄给他的信道:“林旺,你口口声声说送了我二十万,请问有证据吗?。”

    证据?林旺暗笑,没证据我敢讨这二十万?没证据岂不让你们定我诬陷敲诈罪了?这样想着,便悠然自得地往刘书记面前椅子上一坐,然后从怀中掏出妻子交给他的本子,翻开后刚要念,可看到坐着的另外两个人,不由打住拿眼扫了扫。刘剑锋书记见状,忙告诉林旺道:“你别介意,这是我特意请来的两位同志。”

    “好,你姓刘的敢豁出去了,我也就索性把这见不得人的事公诸于众。”林旺当下牙一咬,便把当年某月某日晚,刘书记司机小潘亲自拎着装了二十万钱的礼盒,陪妻子送礼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  时间、地点、人证一应俱全。刘剑锋书记的脸色顿时变了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道:“请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  林旺当即又叙述了一遍刚才的话,然后就听刘书记告诉他:“你请回吧,一个星期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    “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,咱也等得起。”林旺想我还真不怕你姓刘的黑了我二十万还捣啥鬼!要真这样,那我就要大干了。咱现在是穷光蛋一个,还蹲过牢呢,谁怕谁!这样想着,林旺便开始谋划起了下一步讨款行动步骤。他觉得,到目前为止,这先礼后兵的先礼已经做完了,接着就该兵戎相见了,当然,这是一招险棋,弄不好又得深陷大牢,可不这样,难道这二十万就算了?林旺心有不甘,觉得为讨回公道,更为治好妻子的病,哪怕再坐一回牢也要讨回这二十万。于是闷头研究起了刘剑锋书记的一家老小,小心寻找可以做致命一击的突破口,同时迅速拟定举报内容,就等一星期之后从网上、报刊媒体及有关部门进行散发。

    就在林旺埋头准备,专等一星期过后开始行动之际,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找到了他:“喂,你是林旺?今晚刘书记司机小潘请你来龙趣大酒店A3包房聚一聚。”说完“啪!”挂了电话。

    神秘的陌生人,神秘的电话,顿使林旺心头生疑:“难道姓刘的撑不住了,叫司机来还钱?”

    进了酒店包房,早已等候在此的刘书记司机小潘果然提到了那二十万钱。

    “我说林旺,刘书记为使你少蹲几年大牢,暗中可是出了不少力,你真好意思讨回这二十万?”

    林旺想:“到现在你们还要骗人忽悠我?也太小瞧我林旺了。”当下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:“我一定要讨回这二十万,我是说得出做得到的。”

    司机小潘冷笑道:“你是要钱不要命呀。”两人当下谈崩,林旺把手中酒杯一扔,满脸怒气地转身离开了包房,可他跨出酒店大门,跨上自行车还未骑多远,突然一辆大卡车迎面向他撞来,林旺躲闪不及,眼前一黑便倒在了车轮旁,昏死过去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悠悠醒来的林旺睁开眼,便发现自己浑身缠裹着绷带躺在医院病床上。

    林旺捡回了一条命。在他苏醒后的第二天,刘剑锋书记亲自来到病房告诉他:“我们都被蒙在鼓里,是司机小潘在当年送钱礼盒上动了手脚,私吞了你妻子送出的二十万。如今事情眼看败露,便狗急跳墙动了杀机。”说罢不无内疚道:“小潘跟了我这么多年,我居然没察觉他,他是这样穷凶极恶的人,让他害了你,真是对不起了。”说罢,又转身对两个陪他一起来医院的纪检干部道:“我们做领导干部的,光自己清正廉洁还是不够的呀,管好身边的每一个人,同样是反腐倡廉工作的重要一环,忽视了这一环节也会后果严重。希望同志们引以为戒,当然我更要深刻检查和反省。”

    真相大白,林旺的二十万也有着落了。